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迈向阻止癌症转移的步骤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SRI)的新研究可能会让科学家有机会在肿瘤转移之前对其进行靶向治疗。该研究最近发表在Nature研究期刊Oncogene上,表明一种名为LTBP3的蛋白质可以促成一种链反应,导致一些早期发育的肿瘤生长出新的血管。然后这些血管像高速公路一样在整个身体内传播癌细胞,很早就播种转移性肿瘤。

“较低的LTBP3水平似乎与某些类型癌症患者预后较好有关,”TSRI助理教授,新研究的第一作者Elena Deryugina博士说。Deryugina领导与资深作者James P. Quigley博士(TSRI教授)和丹尼尔里夫金博士(纽约大学医学院教授)合作研究。

他们的研究解决了医学领域长期存在的挑战。多年来,一种名为TGFβ的强效生长因子分子引起了许多癌症研究人员的关注。TGFβ在健康人和疾病中具有多种作用,并且它可以是肿瘤细胞生长的启动子和抑制剂。尽管TGFβ长期以来一直是诱人的癌症治疗靶点,但科学家们仍然不知道如何在不干扰其在体内的正常作用的情况下抑制其有害作用。

作为长期合作者,Deryugina和Quigley领导的研究表明,当原发肿瘤几乎检测不到时,肿瘤转移的最初步骤可能会发生。这项工作引起了他们对LTBP3的作用的兴趣,LTBP3是LatentTGFβ结合蛋白3的缩写。他们知道LTBP3与TGFβ合作调节其分泌,活化和成熟,但是想知道LTBP3可能控制什么。

LTBP3能否在早期肿瘤中将TGFβ置于其有害作用途径上,并且LTBP3在癌症转移中是否有独立于TGFβ的作用?

研究人员使用鸡胚肿瘤模型和头颈癌的啮齿动物模型来发现LTBP3如何参与侵袭性肿瘤细胞的传播。他们在代表癌,头颈癌和纤维肉瘤的人肿瘤细胞系中敲低了LTBP3的表达和分泌。在每个模型中,研究小组发现,如果没有LTBP3,原发性肿瘤细胞就不能有效转移。

“我们的实验结果显示,LTBP3在转移性扩散的早期阶段具有活性,”Quigley说。“具体而言,LTBP3似乎有助于肿瘤在一个称为血管生成的过程中生长新血管,这对于肿瘤细胞的内渗是至关重要的。即癌细胞进入具有确定大小和渗透性的血管时,”Deryugina补充道。

重要的是,新数据与临床发现一致,即LTBP3水平可以表明患有早期头颈癌的癌症患者的总生存率更高。总之,这些发现表明LTBP3可能是治疗早期肿瘤的良好“上游”药物靶标,而不会影响TGFβ在身体其他部位中更复杂的作用。研究人员接下来计划精确研究LTBP3和TGFβ如何生物化学地协同诱导肿瘤深处的新血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