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美国亚洲的排放增长推动了2018年的创纪录碳排放水平

巴黎国际能源署(IEA)今天表示,去年全球碳排放量创下历史新高,因为美国和亚洲对化石燃料的需求激增导致排放量飙升。

2018年报告的33.1千兆吨能源相关二氧化碳比上一年增加1.7%。这也意味着自签署巴黎气候协议以来的前两年每年都有排放量增加,使世界远远低于2025年减排量减少26%至28%。

IEA执行董事法提赫·比罗尔在一次宣布调查结果的电话中表示,“我们看到这些电话与真实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再一次,我们在全球二氧化碳的主要增长2排放量,这使我们进一步来达到这是由几个国家建立的国际气候目标。”

该机构表示,美国和亚洲强劲的经济增长推动能源消费飙升是排放飙升的主要原因。全球能源消费在2018年增长了2.3%,大约是2010年以来的平均年增长率的两倍。化石燃料在第二年满足了近70%的新需求,对天然气的需求尤为强劲。

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增长4.6%,石油增长1.3%,煤炭增长0.7%。据IEA报道,中国,印度和美国占所有能源需求的70%和排放净增加量的85%。

跟踪斯坦福大学能源和气候政策的教授罗伯特杰克逊表示,调查结果反映了几种长期趋势的汇合,这些趋势可能在未来推动排放量更高。

虽然美国和欧洲的煤炭使用量在下降,但亚洲的煤炭消费量正在增加,而政府已转向推动经济发展的燃料。根据IEA的数据,印度经济增长强劲,煤炭消费增长约5%,而中国煤炭产量增长5.3%。

杰克逊表示,与此同时,美国不断增长的石油和天然气使用量已经抵消了与美国煤炭减产相关的减排量。“我不认为全球排放很快就会下降,”杰克逊说。“我们有三年的全球排放基本持平。2017年略有上升。我们想知道这是否是个昙花一现。不是。全球排放量的增加是真实的,并且比我预期的更难解决。“

马里兰大学公园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前任奥巴马政府官员内森·霍特曼说,气候鹰派报告中有一些积极因素。全年太阳能部署增加了30%以上,风力增长了12%。能效率的提高从2018年的1.9%下降到2018年的1.3%,这是连续第四年下降,但仍然是全球碳减排的最大来源。

他说,问题在于这些收益被化石燃料需求的增长所抵消。“你手边有解决方案,”Hultman说。“他们需要更快地部署,而当你不这样做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在美国,天然气需求飙升10%,即100亿立方米,增幅大致相当于英国的天然气消费量。此次飙升得益于对石油的强劲需求,尤其是来自石化行业的石油需求。2018年美国石油需求每天增加54万桶,是世界上增幅最大的。这导致美国碳排放量增加3.1%。

现任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塔夫斯大学能源和环境政策的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凯莉西姆斯加拉格尔表示,美国排放量的增加表明美国缺乏政策重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优先考虑回滚他的前任的环境政策。她说,美国的排放量上升只会使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变得更加困难。

加拉格尔说:“美国走出轨道不仅是其在全球排放中的一个问题,而且还因为它向其他国家发出的信号表明,他们也可以走出轨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