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当前位置: Nature » 微生物学 » 正文

Nature:致命冠状病毒的宿主是蝙蝠

摘要 : 在世界范围内,蝙蝠是冠状病毒的主要宿主,这是对非洲、亚洲和美洲的数千种动物进行的一项调查得出的结论。

在世界范围内,蝙蝠是冠状病毒的主要宿主,这是对非洲、亚洲和美洲的数千种动物进行的一项调查得出的结论。动物被认为与之前由冠状病毒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疫情和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疫情的暴发有着直接关系,然而直到现在,研究人员并不确定这仅是一个巧合还是表明了一种更大的趋势。

这一研究结果表明,研究传染病的科学家可以通过着眼于不同蝙蝠物种的地理分布及其携带的病毒属性,从而提高他们对于冠状病毒会在哪里从动物传播到人身上的预测水平。

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美国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Simon Anthony表示:“是时候主动出击了。”他说:“关键是要采取不同的方法,并且在病毒实际出现之前更加积极主动地了解其多样性。”

这项研究是由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目的是在那些从动物到人类的病毒大流行之前抢占先机。研究人员在6月12日出版的《病毒进化》杂志上报告了这一成果。

冠状病毒在2002年成为媒体的头条新闻,当时SARS在中国出现并蔓延到27个国家,造成774人死亡。2012年,导致MERS的冠状病毒出现在沙特阿拉伯,造成640人死亡。先前的研究已经表明是蝙蝠把这种病毒传播给骆驼,然后再传播给人类。

为了绘制冠状病毒的分布图,Anthony及其同事捕获并释放了约12300只蝙蝠、3400只啮齿动物和3500只猴子。他们的工作遍及非洲、亚洲、南美洲和中美洲的20个国家——这些地方之前被确定为“热点地区”,那里的疾病很可能是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的。

从黄昏到天黑,包括当地研究人员在内的生物学家团队将飞进捆在树间的网中的蝙蝠捕获。他们收集了动物唾液、尿液和粪便的样本,之后将这些样本运往实验室进行基因检测。

结果显示,近10%的蝙蝠携带了冠状病毒,相比之下,其他动物样本的比例只有0.2%。研究小组同时发现,在多种蝙蝠栖息的地方,冠状病毒的多样性也最高,例如亚马逊雨林。

然而,蝙蝠的多样性并不能单独成为一个风险指标,这是因为只有一小部分冠状病毒能够感染人类。Anthony及其同事发现,冠状病毒在非洲蝙蝠中蔓延的速度是在墨西哥、巴西、玻利维亚和秘鲁的4倍。这可能是由于每个区域的冠状病毒之间存在遗传差异,或不同种类的蝙蝠在不同森林中的互动方式不同造成的。

“拉丁美洲的冠状病毒就不会跳来跳去,这是非常有趣的。”蒙大拿州汉密尔顿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落基山实验室病毒学家Vincent Munster说,“这值得进行更多的研究。”

Anthony说,下一步的工作是更多地了解病毒如何在宿主物种之间迁移以及不迁移。例如,在4月4日发表于mBio杂志的一项研究中,他的团队指出,在实验室中,一种在乌干达蝙蝠体内发现的与MERS密切相关的病毒无法绑定在人类细胞受体上。正因为如此,这种病毒不会对人类健康造成直接威胁。

但是一些研究传染病的科学家主张采用更加务实的方法。明尼阿波利斯市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Michael Osterholm认为,研究人员和政治家们应该把有限的资源转向防止致命病原体的再次流行,而不是试图预测哪些将是下一个在动物与人类间传播的病毒。

“与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地区暴发时相比,今天我们并没有准备得更好,因此你必须要认清这一点。”Osterholm说,“如果我们不去准备迎接已经知道的会在不久的将来暴发的疫情,那么我们了解溢出事件又有什么好处呢?”

Anthony则认为这两种策略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想要获得领先,”他说,“我们首先需要了解它从哪里开始。”

冠状病毒是具外套膜的正链单股RNA病毒,直径约80至120纳米,其遗传物质是所有RNA病毒中最大的,只感染人、鼠、猪、猫、犬、禽类脊椎动物。冠状病毒在1965年被分离出来,但人们目前对它们的认识相当有限。已知有两种冠状病毒会影响人类,2/3早产儿的普通感冒与呼吸道感染是由这两种病毒所引起。目前所知,冠状病毒与人和动物的许多疾病有关。这类病毒具有胃肠道、呼吸道和神经系统的嗜性。

原文链接:

Bats are global reservoir for deadly coronaviruses

原文摘要:

Bats are the major animal reservoir for coronaviruses worldwide, according to a survey of thousands of animals across Africa, Asia and the Americas. The animals had previously been linked to the coronaviruses that caused outbreaks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and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virus (MERS), but until now researchers were not sure whether that was a coincidence or a sign of a broader trend.

来源: Nature 浏览次数:0

热门文章TOP

RSS订阅 -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 网站地图
网站联系电话:020-87540820 备案号:粤ICP备11050685号-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20479
©2011-2015 生物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