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当前位置: Nature » 免疫学 » 正文

Nat Immunol:澳洲科学家发表免疫细胞研究论文

摘要 : 2016年8月3日,国际学术权威刊物自然出版集团旗下、免疫学领域顶级期刊《Nature Immunology》杂志上在线发表了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余迪研究员和伊丽莎-霍尔研究所Axel Kallies研究员共同合作的一篇研究论文,研究报道发现一种专门的白细胞:杀伤性T细胞可以找到组织中的这些“躲藏”感染细胞并消灭它们。

 2016年8月3日,国际学术权威刊物自然出版集团旗下、免疫学领域顶级期刊《Nature Immunology》杂志上在线发表了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余迪研究员和伊丽莎-霍尔研究所Axel Kallies研究员共同合作的一篇研究论文,研究报道发现一种专门的白细胞:杀伤性T细胞可以找到组织中的这些“躲藏”感染细胞并消灭它们。研究在针对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和其他感染包括腺热病毒的治愈方法上取得突破进展。腺热病毒与形成淋巴瘤有关联。由于病毒能够有效地躲避免疫系统,采用抗病毒治疗无法治愈HIV一类的慢性感染。

余迪表示:“在感染过程中这类杀伤性T细胞自然存在于人体内,但需要提高它们的数量和杀伤功能来使得它们能够清除慢性感染。我们第一次证实,这些专门的杀伤性T细胞可以迁移到淋巴组织的一个部分,控制隐性感染。”

尽管采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来治疗HIV非常有效,但这种治疗必须维持终生,而当前没有治愈的方法。其他的感染,如引起腺热的EB病毒,也可以隐藏和持续存留多年,在免疫系统受损时变得活跃。

研究人员发现,这些专门的杀伤性T细胞:滤泡细胞毒性T细胞可以进入到淋巴组织的藏匿点——在那里病毒可以躲避治疗。这些藏匿点叫做B细胞滤泡。

余迪博士的学生Yew Ann Leong说,尽管一些感染包括HIV可以隐藏在B细胞滤泡中,这些杀伤性T细胞专门负责清除这样的隐藏病毒库。

“这一研究发现将帮助我们设计出一些最终可以治疗许多不同感染,包括HIV的新疗法,”Leong博士说。

Axel Kallies博士说:“这一研究发现有着巨大的潜力。它帮助我们了解了如何能够治疗自身影响免疫系统的疾病,如HIV或B细胞淋巴瘤。”

Peter Doherty感染与免疫研究所所长Sharon Lewin说,有几种途径可以将这一研究发现转化为针对慢性感染患者的治疗方法。

“我们有可能将这些专门的超级强大的杀伤性T细胞转移到患者体内,或我们可以采用一些蛋白将这些专门的杀伤性T细胞拖到正确位点,尤其是HIV躲避抗病毒治疗的热点区域来治疗患者,”Lewin教授说。

余迪博士说,研究为HIV一类慢性感染找到终身治愈疗法提供了一些新见解,并希望将在未来的五年内启动这类疗法的人类试验。

原文链接:

CXCR5+ follicular cytotoxic T cells control viral infection in B cell follicles

原文摘要:

During unresolved infections, some viruses escape immunological control and establish a persistant reservoir in certain cell types, such as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 which persists in follicular helper T cells (TFH cells), and Epstein-Barr virus (EBV), which persists in B cells. Here we identified a specialized group of cytotoxic T cells (TC cells) that expressed the chemokine receptor CXCR5, selectively entered B cell follicles and eradicated infected TFH cells and B cells. The differentiation of these cells, which we have called 'follicular cytotoxic T cells' (TFC cells), required the transcription factors Bcl6, E2A and TCF-1 but was inhibited by the transcriptional regulators Blimp1, Id2 and Id3. Blimp1 and E2A directly regulated Cxcr5 expression and, together with Bcl6 and TCF-1, formed a transcriptional circuit that guided TFC cell development. The identification of TFC cells has far-reaching implication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strategies to control infections that target B cells and TFH cells and to treat B cell–derived malignancies.

来源: Nature Immunology 浏览次数:0

热门文章TOP

RSS订阅 -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 网站地图
网站联系电话:020-87540820 备案号:粤ICP备11050685号-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20479
©2011-2015 生物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