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研究人员发现调节饱腹感和体重的遗传开关

为什么我们会发胖,为什么这么多人难以保持多余的体重呢?由保罗·普弗格(Paul Pfluger)博士领导的糖尿病研究单位神经生物学以及由马蒂亚斯·舍夫(MatthiasTschöp)教授领导的糖尿病与肥胖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现在已经确定了体重和食物摄入的复杂微调中的新组成部分。他们发现,组蛋白脱乙酰基酶5(HDAC5)酶对荷尔蒙瘦素的作用具有重要影响。这种激素在引发饱腹感以及因此机体如何适应不断变化的食物环境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瘦素由脂肪组织分泌,与人体脂肪量直接相关,从而向大脑中的神经元发出信号,表明脂肪存储量已满。这导致能量负平衡,从而人体减少食物摄入,最终导致体重减少和脂肪储存减少。结果,在减少的脂肪存储中,较少的瘦素被释放,食物摄入增加,并且脂肪存储和体重增加。

Pfluger描述了以下结果:“ HDAC5是我们脂肪组织与大脑饥饿中心之间的重要沟通环节。”初步实验表明,高脂饮食,脂肪堆积增加和饱腹感激素瘦素会增加我们下丘脑能量平衡控制中心HDAC5的产生和活性。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Dhiraj Kabra补充说:“ HDAC5是大脑中的分子开关,可帮助人体识别脂肪库的饱满程度。没有HDAC5,我们将无法适应食物摄入或抑制脂肪沉积。”

研究人员特别指出,HDAC5使转录因子STAT3脱乙酰化,因此STAT3可以迁移至瘦蛋白受体。如果STAT3在那里被磷酸化(激活),它会迁移回细胞核并与DNA结合,从而激活基因和行为程序,最终导致食物摄入减少。如果不存在HDAC5(例如在基因删除后),则STAT3会以高度乙酰化的形式积聚,因此在细胞核中失活。因此,瘦素信号传导途径被切断,随后抑制了饱腹感。这项研究首次描述了两种分子的直接相互作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