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古老的DNA表明人们至少在3次浪潮中定居在南美洲

来自阿拉斯加的一颗有9000年历史的乳牙,是北美最古老的天然木乃伊,也是古代巴西人的遗骨。两项新的研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详细、更复杂地描述了美洲的人口状况。

研究人员11月8日在《细胞》(Cell)网站上报道,至少有三次从北美移民到南美的浪潮。那是第一批非洲移民,他们抵达南美洲至少11000年前,是相关的基因来自蒙大拿州的一个12600岁的小孩被称为Anzick-1 (SN: 3/22/14, p。6)。孩子的骨骼被发现与工件的克洛维斯人,研究人员曾认为是第一个人在美洲,尽管这个想法已经失宠。科学家们以前也认为这是唯一的古代南美移民。

但是,对49个古人样本的DNA分析表明,大约9000年前,第二次移民潮取代了南美的克洛维斯人。哈佛大学的遗传学家Nathan Nakatsuka和他的同事们发现,大约4200年前,第三类人来自加利福尼亚海峡群岛,分布在安第斯山脉中部。

在美洲定居的人的基因也比以前认为的更加多样化。至少有一组古代巴西人与现代土著澳大利亚人共享DNA,另一组研究人员11月8日在线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哥本哈根丹麦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Copenhagen)的遗传学家、《科学研究》(Science study)的合著者埃斯克·威勒斯列夫(Eske Willerslev)说,虽然基因上是相关的,但不同的人群进入了美洲,在各大洲迅速而不均匀地传播。“人们像火一样在大地上蔓延,很快就适应了他们所面对的不同环境。”

劳伦斯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的人类学遗传学家詹妮弗·拉夫(Jennifer Raff)说,这两项研究都提供了一些细节,有助于填补有关史前美洲的过于简单化的叙述。拉夫没有参与这项研究。“我们正在学习一些有趣的、令人惊讶的东西,”她说。

例如,威勒斯列夫的研究小组对15名古代美国人进行了详细的DNA分析,与Nakatsuka及其同事的分析结果不同。阿拉斯加特瑞克里克的一颗牙齿来自一个婴儿,这个婴儿与一个叫古代贝林加人的组织有关,他们占领了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之间的一块叫做贝林加的临时土地。有时也被称为白令海峡大陆桥,在冰河时代末期冰川消退之前,陆地就已经露出水面了。威勒斯列夫和他的同事们发现,古代的贝林人住在大陆桥上,与后来产生美洲原住民的人在基因上是不同的。

澳大利亚和古代亚马逊人之间的联系也暗示了几个基因上不同的群体可能在美洲遇到了贝林加。

澳大利亚人的签名最早是由Pontus Skoglund和他的同事在现代南美洲土著身上发现的(SN: 8/22/15, p. 6)。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遗传学家、《细胞》(Cell)论文的合著者斯科格兰德(Skoglund)说,一种可能性是,这种签名非常古老,而且是从两个族群失传已久的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

因此,Skoglund, Nakatsuka和他的同事检测了一组古代巴西人的DNA,但没有发现签名。然而,威勒斯列夫的研究小组检测了来自巴西拉戈阿圣塔的10400年前的遗骨的DNA,发现了这个签名,支持了现代人可能从更老的群体那里继承了这个签名的观点。Skoglund非常激动。他说:“看到它被证实真是太棒了。”

然而,这种基因特征最初是如何到达巴西的仍然是个谜。研究人员不认为早期的澳大利亚人是划着船横渡太平洋到达南美洲的。“我们中没有人真的认为这里有某种形式的太平洋移民,”Skoglund说。

这就留下了一条穿过贝林加的陆路路线。只有一个问题:研究人员没有在任何来自北美或中美洲的古代遗迹中发现澳大利亚人的签名。而且没有任何现代本土的北美或中美洲人被检测出有这种特征。

尽管如此,拉夫认为一个来自亚洲的祖先群体可能会分裂成两个群体,一个前往澳大利亚,另一个通过大陆桥进入美洲。进入美洲的族群并没有把活着的后代留在北方。或者,由于没有太多的古代遗迹被研究过,科学家们可能只是错过了发现这种特殊迁移的证据。

如果Raff是对的,这可能意味着多个基因不同的群体进行了贝里吉安杂交,或者一个群体进行了杂交,但其遗传多样性远远超出了研究人员的认识。

这些研究也可能最终有助于奠定一个持久的观点,即美洲的一些古代遗迹与今天的美洲原住民无关。

来自巴西的Lagoa Santans和来自内华达州幽灵洞穴的10700年前的木乃伊被归为“古美洲人”,因为他们都有较窄的头骨,低脸,突出的下巴线条,不同于其他美洲土著的头骨形状。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古美洲人——包括所谓的肯纳威克人(Kennewick Man)——不是美国原住民,而是一个没有现代后裔的独立群体。

但之前对古美洲人的研究以及威勒斯列夫对洞穴木乃伊DNA的分析提供了证据,证明尽管古美洲人的头骨形状不同,但他们与当时的其他美洲原住民并无不同。与其他族群相比,古代人与当代美洲原住民的关系更为密切。

威勒斯列夫向法伦·派尤特-休休尼部落介绍了有关幽灵洞穴木乃伊的研究结果。根据基因结果,这个部落能够宣称木乃伊是祖先,并将其重新埋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