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董建华想知道社会压力是如何干扰基因的

当得知姐姐温妮把珍妮的科学比作父亲的高尔夫球时,董建华表示怀疑。

他打得那么多,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肥胖的、多毛的挑战”,温尼说,并建议珍妮也被他们的困难所吸引。

珍妮东抗议。然而,她并不否认她的研究解决了一个大而棘手的问题:为什么艰难的社交生活伴随着健康状况的恶化,甚至死亡的风险更大?

36岁的董女士将杜克大学的进化人类学和基因组学结合起来,回答了这个“为什么”的问题。

长期以来,社会学家一直观察到,社会地位高的人往往比社会底层的人寿命长——在一些研究中,比底层的人寿命长10年或更长。

但基本问题依然存在:为什么低地位的生活损害健康?生物学是如何参与其中的?也许更富有的人会更好地照顾自己,支付最好的医疗保健费用,或者找到更安全的工作。或者更健康的人会发现更容易变得更富有和更成功。

然而,猴子还没有进化出卫生保健或人类所谓的工作。这些动物让董建华有机会更清楚地看到社会等级如何影响DNA,进而影响健康。

在她的一篇更引人注目的论文中,Tung和她的同事们发现,改变雌性恒河猴的社会地位会改变它们的免疫系统对慢性炎症的易感性(SN: 12/24/16, p. 7)。

研究人员监测了猕猴的免疫系统和群居雌性的基因活动,然后将所有不同等级的动物重新分组,形成不同的等级。比如,董建华把所有曾经的顶尖女性都归为一个群体,这样她们中只有一个会继续像第一名一样享受生活。

董建华和他的同事在2016年的《科学》杂志上发表报告称,总体而言,女性的免疫状况根据其社会地位的高低而变化。随着猴子社会命运的改变,那些基因变得或多或少活跃起来的测试揭示了一些生物化学途径,这些途径可能最终解释了身体状况下降的物理代价。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的史蒂夫•科尔说,在研究社会对基因调控的影响时,“珍妮无疑是技术遗传复杂性的最前沿者之一。”他研究了社会对人类基因调节的影响,发现了生活满意度和孤独带来的令人担忧的影响对健康的影响。他说,董建华是这一领域唯一一位通过实验操纵猴子社会地位的研究人员。

然而,圈养的猴子过着相对舒适的生活。为了看看在野外生活中,地位和艰难的开始是否和危险的开始一样大,董女士求助于她在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访问过的狒狒的数据。自1971年以来,人们在那里观察到了几代猴子。

在196只安波舍里母狒狒的研究中,董建华和他的同事们在幼年时期就调查了六种生活困难的情况,比如严重的干旱,或是一个地位低下的母亲的女儿遭遇的贫困。研究人员在2016年的《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报道,在青少年时期,狒狒至少有三种以上的缺陷,平均比那些只有一种缺陷的狒狒早10年死亡。即使在野外,社会逆境也会影响人的一生健康。

董建华说,在即将发表的论文中,她的新发现可能会开始澄清,至少在猴子中,艰难的社交生活是导致健康不良的原因,还是它的后果。

杜克大学进化人类学系主任、董建华的导师之一苏珊•艾伯茨(Susan Alberts)表示:“作为一名科学家,詹妮不是从任何熟悉的模子里剪出来的。”她称董建华为“内在的跨学科”。

董建华自己还记得,当她还是学生的时候,有人问她,她未来的科学自我是在电脑前突破计算界限,还是站在田野里观察动物,还是穿着白大褂坐在实验室的长凳上。“我不想放弃这些,”她说。

她的想法至少可以追溯到杜克大学(Duke)的一年级,当时一场跨学科的研讨会向她介绍了一个考虑利他主义等价值观的进化框架。她说,这个框架“感觉很合理……就像用经验驱动的、有科学头脑的方式来解释世界上的难题”。

现在她用这个框架来解决一个长期存在的社会困境问题,她对此非常好奇。如果它又大又多毛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