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当前位置: Nature » 进化生态 » 正文

Nature:古代厕所的秘密文化

摘要 : 厕所研究旨在能更广泛地了解罗马各阶层的生活,并推知罗马社会是如何运转的。

 

厕所研究旨在能更广泛地了解罗马各阶层的生活,并推知罗马社会是如何运转的。

阿尔及利亚提姆加德古罗马遗址上的公共厕所。

约2000年前,在罗马一座最豪华的宫殿下面,一间有着挑高天花板的房间是一个繁忙而又散发着臭味的场所。在这个潮湿的房间里,一条上面钻着约50个餐盘大小孔眼的长凳沿墙而设。它或许为罗马社会一些最底层民众的屁股提供了支撑。

如今,虽然这个房间对公众关闭,但考古学家Ann Koloski-Ostrow和Gemma Jansen在2014年有了一个难得的机会研究这间位于帕拉蒂尼山上的古代公用厕所。他们测量了长凳石基的高度(很舒适的43厘米)、孔眼之间的距离(固定的56厘米),以及同下水道的落差(最深处达380厘米)。研究人员推测了冲刷下水道的神秘水源(可能来自附近的一些澡堂)。入口通道外面的涂鸦则表明这里曾排过很长的队,以至于人们在轮到坐上长凳前,有足够的时间写下或刻上他们的信息。处于地下的位置和墙上红白相间的普通结构表明,使用者的阶层较低,可能是奴隶。

1913年,当意大利挖掘者Giacomo Boni挖出这个房间时,厕所还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在他的报告中,Boni似乎将这条多孔长凳的残留物错认成令人感觉好很多的事物:据他猜测,这是一个抽取水源并为上面宫殿供水的精细装置的一部分。Jansen 说,Boni过于拘谨的感觉,使其无法辨别出现在他眼前的东西。“他无法想象这是一间厕所。”

一个世纪后,厕所不再是这样一个不可接受的研究课题。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布兰戴斯大学的Koloski-Ostrow和在荷兰工作的独立考古学家Jansen,成为越来越多的阐明古代厕所历史(从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到中世纪,尤其是罗马帝国)的考古学家、传染病专家和其他专家中的一员。

他们的研究提供了一种了解过去人群的饮食、疾病和习惯的新方法,尤其是了解极少被考古学家关注的下层社会人群。同时,尽管古罗马以其复杂的管道系统著称,但对古代排泄物进行的现代研究表明,其卫生技术对居民健康并未带来太多好处。

“厕所女王”

尽管对古代厕所的研究不再是禁区,但它们确实需要一定的勇气。“你不得不拥有非常强烈的自我感和幽默感来研究这个课题,因为致力于这方面研究的人将被朋友和敌人嘲弄。”Koloski-Ostrow说。她在近25年前开始研究这个课题。当时,古典学者Nicholas Horsfall把她叫到罗马美国学院的图书馆。“厕所。罗马厕所。”他幽幽地说,“没有人对其开展恰当的研究。”Koloski-Ostrow接受了这一挑战。如今,她说:“在校园里,我是广为人知的‘厕所女王’。”

一些最初的简易厕所的发明,要归功于公元前40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这些不带冲洗功能的事物是约4.5米深、排列着一堆直径约为1米的中空陶瓷圆柱的坑。使用者坐在或蹲在厕所上,而粪便会留在圆柱里,液体则通过孔眼向外渗出。

英国剑桥大学考古学家Augusta McMahon介绍说,直到最近,学者还对这些厕所几乎不感兴趣。据她所知,还没有人认真挖掘过一座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厕所。

美索不达米亚人自身似乎也对这项革命性的技术表现出很少的热情。McMahon表示,尽管当时的厕所用起来很方便,并且建造它们很容易,花费也不高,但它们并不常见。“带厕所的房屋非常少,比例为五分之一或五分之二。”其他人可能利用便壶,或者简单地蹲在田地里解决问题。

因此,McMahon认为,此项技术带来的健康益处受到限制。尽管坑洞厕所成功地将人们同其粪便分离——这是良好卫生系统的标准,因为它能预防疾病通过粪便—口腔传播,但美国国际开发署进行的研究表明,若想健康状况得到普遍改善,一个人群中必须有约75%的人口能用上厕所。

获得改进

约1000年以后,地中海克里特岛上的米诺斯人通过加入冲洗功能改进了厕所,尽管这只是为精英阶层准备的。研究古代卫生设施的希腊建筑师Georgios Antoniou介绍说,首个已知例子出现在克诺索斯的宫殿内。水被用来将粪便从厕所冲到宫殿的下水道系统中。

从那时起,厕所技术开始起飞。在公元前1000年,生活在古典时期尤其是随后的希腊化时期的古希腊人建立了大规模的公共厕所——基本上是拥有长条座椅且同排水系统相连的房间,并且使厕所进入普通中等阶层的房屋内。“社会变得日益繁盛,他们开始处理日常生活中的舒适问题。”Antoniou表示。

罗马人对厕所的使用是史无前例的。Koloski-Ostrow介绍说,在公元前100年左右,和澡堂一样,公共厕所成为罗马建筑的重要特征。几乎所有的城市居住者在其住宅内都拥有私人厕所。然而,考古学家对于这些厕所如何工作以及人们如何看待它们知之甚少。一个原因是,在罗马时代,很少有人会写到厕所。即便写到,通常也是讽刺性的内容,解读它们的含义非常困难。

不过,Koloski-Ostrow和Jansen证实,认真对待这个课题是值得的。在一本即将出版的关于罗马首都厕所的书中,他们和二十几位考古学家分析了散布于这座城市的60多间厕所,其中大多数此前未被描述过。“我猜,对于很多研究各种罗马建筑物的考古学家来说,其中一些建筑物实际上拥有厕所设施是一件新鲜事。”Koloski-Ostrow说。

饮食细节

将厨房垃圾扔进厕所的做法对于古罗马人来说是很不卫生的,但这些垃圾的残留物如今却是丰富的信息源。目前在埃克塞特大学工作的Erica Rowan被赫库兰尼姆古城下水道中食物的质量和多样性震惊,尤其是因为它同居住着大量较贫困人群的公寓大楼相连。“我们总是认为,古代世界里的非精英阶层不会吃多样或者有意思的食物。”Rowan说。不过,来自赫库兰尼姆古城的证据表明,所有阶层的人们都吃着几十种不同种类的食物,最常见的是无花果、蛋类、橄榄、葡萄和甲壳类动物。同时,他们偏好带有诸如莳萝、薄荷、芥菜籽等调味品的食物。“这是非常健康的,而且他们获得了所有基本的营养成分。”

Rowan还利用下水道里的东西,对更加广泛的食物和能源经济有了深入了解。大量的厨房残留物表明,当时人们在家做饭的次数要比此前认为的更多。她从发现的鱼骨的数量推断,地区性的鱼类贸易规模可能远远大于学者们此前的推测。

纽约亨特学院考古学家Hendrik Dey介绍说,此类发现是罗马考古学中一种更加广泛的趋势的一部分。直到最近,大多数学者关注的还是精英阶层居住的标志性建筑。不过,注意力开始转向较低的社会阶层。“罗马考古学家逐渐意识到,如果只研究1%的人群,你是无法理解一个社会是如何运转的。”Dey表示,厕所研究是一项旨在理解罗马社会如何运转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包括研究这个社会不那么光彩照人的部分如何运转。

对于Koloski-Ostrow和Jansen来说,厕所则提供了一个理解罗马社会信仰的窗口。罗马人认为,恶魔无处不在,而一些罗马文献提出,潜伏在厕所中的东西便是恶魔。“恶魔会用符咒迷惑住你。当你有了这个符咒,就会死去或者生病。”Jansen介绍说。

原文链接:

The secret history of ancient toilets

原文摘要:

Some 2,000 years ago, a high-ceilinged room under of one of Rome's most opulent palaces was a busy, smelly space. Inside the damp chamber, a bench, perforated by about 50 holes the size of dinner plates, ran along the walls. It may have supported the bottoms of some of the lowest members of Roman society.

来源: Nature 浏览次数:0

热门文章TOP

RSS订阅 -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 网站地图
网站联系电话:020-87540820 备案号:粤ICP备11050685号-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20479
©2011-2015 生物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