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当前位置: Nature » 进化生态 » 正文

Nature子刊: 古代的工具制作者和语言的形成

摘要 : 在原始社会,石器的制造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艺,要想保证这些技术的传承与传播,又或是想让它进一步发展,需要凭借高效的传播方式。本期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说,开始于距今大约250万年前的奥杜韦石器制作可能影响了人类语言和教学方式的出现。作者提出,早期古人类对石器制作的依赖,造成了对更先进的知识传播形式的演化选择。

在原始社会,石器的制造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艺,要想保证这些技术的传承与传播,又或是想让它进一步发展,需要凭借高效的传播方式。而教学,尤其是原始的语言教学,恰好可以满足了这一要求。研究发现,人类的语言和教学活动很有可能是在奥杜韦石器文化中诞生的。研究论文于1月14日发表在了期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距今250万年的奥杜韦文化(Oldowan)最初发现于东非的奥杜韦峡谷(Olduvai Gorge),一般被认为是能人创造的文化(也有人认为是南方古猿或直立人创造的),也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人类文化。奥杜韦文化包含的石器类型有刮削器、砍砸器、雕刻器、石球等等。虽然今天,我们能够熟练地操控各类现代工具,但是让我们打两片最简单的奥杜韦石器出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奥杜韦文化中的石器制造技术是比较复杂的,需要在一块石核上剥下70多块石片。这样一套技术体系该如何传承下来,又或是传播出去呢?一些研究者认为,像黑猩猩那样简单的动作模仿就可以实现这个目的,而另一些研究者则认为还是需要靠语言和教学。换句话说,他们认为奥杜韦文化中,石器制造促进了人类认知能力的演化,尤其是促进了语言与教学的产生。

奥杜韦文化中制造的石器。图片来源:lithiccastinglab.com

为了证明这一点,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以现代人为对象的实验。他们一共找来了184名成年人参加实验,在每批实验中,零基础的参与者被分成6组,包括4个5人以下的小组,和2个6-10人组成的大组。这6组人会通过同样的一种方法来学习石器制作。每次实验结束后,新的实验会更改学习方式并更新成员。实验中共设置了5种学习石器制造的方法:

反推法(Reverse Engineering):成员只能看到前一个人已经打制好的石器来反推出其中的打制技巧,自学成才,不允许成员之间存在互动;

模仿法(Imitation/Emulation):通过观看他人打制石器的动作来学习制作技术,同样也不允许有互动发生;

基本教学法(Basic Teaching):掌握技术的人可以传授打击动作给其他人,但是不允许做手势或说话,只能用放慢动作等方式来教学;

手势教学法(Gestural Teaching):在教学过程中可以利用各种手势;

语言教学法(Verbal Teaching):通过语言来传授技术。

此外,实验还要求打制石器的技术要以“单链”的方式传下去(就像体育课排队报数一样),由原先已经掌握技术的人开始,一个传一个,直至结束。

如图a所示是石器基本打制原理中的一种:通过石锤(hammerstone)打击石核(core),剥离所需要的石片(flake),其中,打击台面(platform edge)和角度(platform angle)的选择是重要技巧。b-f为5种石器技艺传播方式:b. 反推法;c. 模仿;d. 基本教学;e. 手势教学;f.语言教学。此外,传播的方式是单链传播(g),成员一个传一个,向下接力。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论文作者之一的卢克·伦德尔(Luke Rendell,右)正在模仿石器制造专家约翰·罗德(John Lord,左)的动作制造石器,后者正在用软质骨锤从石核上剥离石片。图片来源:nature.com

实验的结果和研究者预想的差不多——教学,尤其是语言教学这种方式在传播技术上,明显优于模仿和反推法。教学和语言可以促进人们对技术的掌握,并提升石片制作水平,而其他方法却做不到这一点。同样,实验中石器打制技术在传播的时候会丢失信息,模仿和反推的方法会导致不小的信息流失,而教学,尤其是语言教学却使得信息流失的过程大大减缓。

a. 石片的整体质量;b. 有效石片数;c. 有效石片比例。横轴上的图示从左到右依次为反推法、模仿法、基本教学、手势教学和语言教学。显然,教学这种方式,尤其是语言教学,在传承石器制作工艺上有更大优势。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这一实验结果颇有意义,它可以用来论证研究者所持的观点:奥杜韦文化中的石器制造是促使人类采用教学这一方式的重要因素,也是促进语言诞生的动力。

研究论文中还提到了这样一个令人困惑的历史现象:奥杜韦石器文化一度停滞发展超过70万年,而在此之后,却突然演化出现了石器制作水平更高的阿舍利文化(Acheulean)。研究者认为,研究结果也可以对此进行解释:奥杜韦文化长期以来缺少变化和发展,要归因于低效的石器技艺传播方式,比如模仿法;然而当教学方式以及原初形式的语言(主要是一些基本的符号交流)出现后,这一高效的传播方式就推动了阿舍利文化的横空出世。甚至在此之后,还可以进一步演化出更加复杂的传播方式。

阿舍利文化中制造的石斧。图片来源:lithiccastinglab.com

在研究者看来,人类文化与人类的生物特性之间并不是没有联系的,而是存在着一个“文化—基因”互动模式。奥杜韦文化持续了上百万年,它一定极大地影响了人类演化。人类形态的演化,尤其是脑容量的增加,和奥杜韦文化的产生在时间上是一致的。石器的制造促使人类产生语言,而语言等特性的产生又革新了人类石器文化的面貌,这就是文化与基因之间的互动。

原文链接:Experimental evidence for the co-evolution of hominin tool-making teaching and language

Hominin reliance on Oldowan stone tools—which appear from 2.5 mya and are believed to have been socially transmitted—has been hypothesized to have led to the evolution of teaching and language. Here we present an experiment investigating the efficacy of transmission of Oldowan tool-making skills along chains of adult human participants (N=184) using five different transmission mechanisms. Across six measures, transmission improves with teaching, and particularly with language, but not with imitation or emulation. Our results support the hypothesis that hominin reliance on stone tool-making generated selection for teaching and language, and imply that (i) low-fidelity social transmission, such as imitation/emulation, may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700,000 year stasis of the Oldowan technocomplex, and (ii) teaching or proto-language may have been pre-requisites for the appearance of Acheulean technology. This work supports a gradual evolution of language, with simple symbolic communication preceding behavioural modernity by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years.

来源: Nature Communications 浏览次数:68

热门文章TOP

RSS订阅 -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 网站地图
网站联系电话:020-87540820 备案号:粤ICP备11050685号-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20479
©2011-2015 生物帮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