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当前位置: Nature » 生物技术 » 正文

Nature:英国科学家在英国脱欧后陷入地狱的边缘

摘要 : 虽然英国日前就离开欧盟举行投票一事尚未尘埃落定,但该国研究人员已经作好应对负面影响的准备。

 

英国就离开欧盟举行的投票在欧洲大陆引发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虽然英国日前就离开欧盟举行投票一事尚未尘埃落定,但该国研究人员已经作好应对负面影响的准备。

6月23日出炉的英国全民公决结果显示,有52%的投票者支持该国离开欧盟。没有人确定英国退欧将如何影响科学,但很多研究人员担心其产生的长期冲击。除了直接的经济影响和可能失去欧盟资助(目前欧盟为英国高校研究经费提供约16%的资金),科学家还担心退欧会使该国丧失同欧洲大陆之间的流动性。

“昨天我还参加了一个职业座谈会,赞扬英国是年轻科学家寻求机会的好地方。我感觉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研究人员Vanessa Sancho-Shimizu表示。她是一名西班牙公民,并且是表达类似观点的诸多科学家之一。

研究人员已经行动起来,游说英国继续参与欧盟科学项目,并且利用国内资助弥补任何缺口。“我们需要某些种类的快速监控,以便及早捕捉负面影响产生的问题并采取补救措施。”领导“面向欧盟的科学家”运动的Mike Galsworthy说。

“如果科学界想对英国的谈判策略产生影响,就需要清晰地了解自身的优先任务是什么,并且坚定地开启将其兑现的过程。”英国科学与技术设施委员会首席执行官John Womersley表示,确保留在“地平线2020”计划应是科学界头等且唯一的目标。“地平线2020”是一个耗资748亿欧元(合820亿美元)的欧盟研究项目。

倡导英国退欧的独立教育顾问Jamie Martin为忧心忡忡的科学家提供了安慰。大多数学术团体曾游说英国留在欧盟。Martin表示,“对于它们来说,好消息是处于‘投票离开’组织最高位置的人对科学有着共同的直觉。”这包括接纳来自其他国家的技能人才,并且理解持续资助的重要性。

人才

英国究竟将在何时离开欧盟尚不得而知。虽然政府何时触发欧盟《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并未有明确日期,但一旦这样做,将触发一个必须在两年内结束的谈判过程。为离开欧盟游说的活动家——包括很多人希望能够领导下一届政府的前伦敦市市长Boris Johnson认为,没有必要立即这样做,相反可以先同欧盟其他国家进行非正式谈判。

支持英国退欧的人表示,脱离欧盟的英国会在继续压低总体移民人数的同时吸纳更多优秀研究人员。“投票离开”组织的活动家主张采用像澳大利亚一样的记分制移民系统,以尝试在欧盟和非欧盟研究人员之间建立公平竞争机制。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英国是否仍将对优秀研究人员具有吸引力。一些人表示,由于投票和此前开展的各项活动,他们感觉在英国已没有那么受欢迎。这些活动围绕移民话题营造出一种高度紧张的气氛。

资金

脱离欧盟后,即便是工作人员主要由英国籍公民构成的实验室也会感到手头拮据。过去10年间,欧盟的研究资助为英国提供了约80亿欧元的经费。

与此同时,在欧洲投资银行(EIB)向欧盟高校和研究机构提供的贷款中,英国是迄今接受贷款最多的国家。自2005年起,该国接受了超过28亿欧元的贷款,约占同时期EIB面向高等教育和研究发放的贷款总额的28%。EIB发言人Richard Willis表示,虽然已达成协议的贷款不会出现问题,但那些刚开始被纳入考虑范围的贷款将前途未卜。

站在离开欧盟阵营一方的知名活动家曾在投票前保证,目前从欧盟获得资助的英国高校和科学家“将会继续这么做”。

该国或许可尝试协商达成类似于目前15个其他非欧盟国家在“地平线2020”计划内持有的协议。然而,如果英国采取行动限制人员的自由流动,正如很多离开欧盟的支持者所要求的那样,这也许不太可行。虽然非欧盟成员国瑞士是一个联系国,但在该国于2014年举行的一次全民公决中投票限制移民后,其研究人员被切断了全面获取“地平线2020”计划资助的途径。

“长远的未来令我担心不已。”卡拉姆聚变能中心负责人Steven Cowley表示。该中心代表欧洲委员会管理着核聚变设施——欧洲联合环形加速器(JET)。虽然针对JET的合约将在2018年到期,但Cowley表示,他有信心延长合约,因为JET为正在法国南部建设的国际核聚变试验装置——ITER提供了关键经验。Cowley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英国将无法竞争成为下一个大型欧洲设施的所在地。

至于ITER本身,欧盟是该项目的7个主要国际成员之一。英国将不得不重新加入ITER,或者以独立的成员国身份,或者以类似于瑞士持有的“联系国”身份。

政策

英国从欧盟退出还可能重塑留在集团内的那些国家的政策环境。

德国、意大利和奥地利是反对欧盟就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提供资助的多个国家之一。包括英国和瑞典在内的其他国家,则呼吁在恰当的伦理监管下资助相关研究。这促成了一项协议的达成,即科研合作可以获得资助,只要来自此项研究被禁止国家的合作者自己不操作人类胚胎干细胞。

荷兰莱顿大学医学中心干细胞研究人员Christine Mummery表示,“在指引我们采用一种可接受并且可行的方式处理这些问题上,英国走在了最前沿”。“如果英国无法参与到类似决策中,我会很紧张。”Mummery说。

其他欧洲科学家则担心自己国家未来的科学基石被破坏,前提是英国投票为其他反对欧盟的运动提供了动力。法国、荷兰和丹麦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客已经呼吁举行自己的全民公决。

谢菲尔德大学科学政策研究人员James Wilsdon表示,除了关于持续获取欧盟资助和政策方面的问题,还有一个更根本的问题是英国研究人员必须认真对待的,即结果显示,大多数学术专家、研究游说团体和其他专家支持留在欧盟但遭到公众的无视。

“这里存在一个重要问题。虽然大量的可靠分析和经验证据表明大多数科学家支持留在欧盟,但52%的公众还是拒绝了它。”Wilsdon认为,“这需要引发一些严肃的自省和反思。”

原文链接:

UK scientists in limbo after Brexit shock

原文摘要:

The dust from last week’s vote by the United Kingdom to leave the European unio is nowher near settled, but the country’s researchers are already bracing for the fallout.

On 23 June, 52% of those who voted in the country’s referendum came out in favour of leaving the EU. No one is sure how ‘Brexit’ will affect science, but many researchers are worried about long-lasting damage. Beyond the immediate economic impacts and the potential loss of EU funding — which currently supplies some 16% of UK university research money — scientists fear a loss of mobility between the country and the continent.

来源: Nature 浏览次数:1

热门文章TOP

RSS订阅 -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 网站地图
网站联系电话:020-87540820 备案号:粤ICP备11050685号-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20479
©2011-2015 生物帮 All rights reserved.